服务热线:0512-89990127
综合咨询一部:
综合咨询二部:
投诉建议:
传 真:0512-68221183
邮 箱:cmtmo@cmtmo.com
地 址:苏州市姑苏区广济南路168号国展中心宝座10层
邮 编:215000
“谢馥春”香粉,史上商标维权第一案
发布时间:2018-04-03 文章来源:金羊网


  商标侵权,扰乱正常商品市场秩序,损害商家利益,误导消费群体,属于违法行为。我国历史上第一起商标维权案,发生在扬州。

  香粉商标被冒用

  扬州香粉名扬天下。其发源于汉、晋时期,到了宋代,扬州出现了专门经营销售香粉等化妆品的前店面后作坊。元、明的地方志记载:“天下香粉,莫如扬州,迁地遂不能为良,水土所宜,人力不能强也”。清朝康熙年间,扬州精制的香粉装入五彩花式的小纸盒子,作为贡品进贡皇宫,颇获皇上喜爱,称为“宫粉”,身价更提高百倍。

  清道光十年,扬州新开了一家“谢馥春”香粉店,店铺开在南门下铺街上。店主人叫谢宏业,店名之所以取“谢馥春”,据说是要避开“凋谢”的不吉利联想,而“馥”既有馥郁芬芳之意,又正合香粉铺的特色。且“馥”与“复”同音,和“春”字相连,寓有回春之意。果然,“谢馥春”香粉铺一开张,便顾客盈门,财运亨通。经几年的苦心经营,店主便积累万金,随后在徐凝门新租房舍,扩大店面,生意越做越兴旺。

  而扬州本有更早更大的香铺,他们是开办于明末清初的“戴春林”、“薛天锡”等,与他们相比,尽管“谢馥春”的资本日益雄厚,在扬州一带也小有名气,但还是小巫见大巫。特别是康熙皇帝南巡扬州时,“戴春林”的香粉曾作为贡品入宫,更是名声大振,日进万金,一般香粉店都望尘莫及的。

  在这种背景下,“谢馥春”能够做大做强,也实属不易。谢宏业是个既精通香粉业,又精通中药材的能人。他创造性地将香粉与中草药结合起来制作,形成了自家产品的风格和特色,从而声誉日隆,产品供不应求,业务蒸蒸日上,很快便与“戴春林”、“薛天锡”形成鼎足之势,占有了扬州香粉业的较大份额。

  后来,强大的“戴春林”和“薛天锡”香粉店,由于各种原因,经营日渐惨淡、入不敷出,最后,竟都关门大吉。而这两家店铺原有的一批技术高超的师傅,也纷纷投奔了兴旺发达的“谢馥春”,给“谢馥春”注进了新的活力。“谢馥春”抓住这个机遇得到迅速发展,成为扬州香粉业的龙头老大。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,谢宏业决定将店铺迁到扬州最繁华的辕门桥,使门面进一步扩大。

  然而,就在“谢馥春”要大干一场的时候,麻烦来了。“谢馥春”的拳头产品是香粉和梳头油,当地许多香粉小店根本无法与它竞争,于是一些店家便动了歪心思,他们偷偷仿冒“谢馥春”的产品,四处兜售。“谢馥春”发觉后,为了防止假冒,用5只竹筒,放在柜台上,自制了商标,名叫“五桶为记”,象征五路财神临门,大吉大利。但是此举作用不大,你用“五桶”做商标,他也用“五桶”做商标,一家学一家,很快扬州城里冒出好多“五桶”商标的店家,都在出售“谢馥春”香粉赝品。这大大损害了“谢馥春”的名声。


  艰难的维权之路

  无奈之下,“谢馥春”老板举起了维权的大旗,向所在地江都县府告状。县知事接到报案后,也很重视,经过一番调查核实之后,下令各家香粉店禁止冒用“谢馥春”的“五桶”商标。有了官家的判决,“谢馥春”借此大做文章,他们用黑漆木牌绘上红色“五桶为记”商标,将木牌与“谢馥春”香粉老铺的招牌并列悬挂于店堂醒目处,并书写一则启事:“本店城内仅此一家,此外并无分铺,请认清辕门桥谢馥春老铺五桶为记商标,庶不致误。本号主人谨白。”

  “谢馥春”以为就此可以做太平生意了。谁知一波刚平,一波又起。此后在很短的时间内,从辕门桥至徐凝门二里长的大街上,竟然一下子又冒出13家“谢馥春”香粉店来。一时间,令人真假难辨。真的“谢馥春”傻眼了。前去质问,有的堂而皇之地说:“天下同名同姓的多着呢!你叫‘谢馥春’,我也能叫‘谢馥春’,天皇老子也管不着!”也有的狡辩说:“你叫你的‘谢馥春’,我叫我的‘谢馥春’,各做各的生意,井水不犯河水!”

  冒牌“谢馥春”这么多,而且全卖的是次货假货,如此下去,货真价实的正宗“谢馥春”迟早要垮台。新店主谢箴斋想想都害怕,他坐不住了,四处花钱,请人出面劝说,终于有7家冒牌“谢馥春”识相,将招牌换了。还有6家依然我行我素,仍旧打着“谢馥春”的招牌,推销伪劣产品。谢箴斋为了“谢馥春”的信誉和长远发展,万般无奈,再次走上了维权之路。告到县里,因为有了前面的判决,官府再也不过问了;告到省府也不见回音。后来,谢箴斋豁出去,直接告到北洋政府。几经催促,拖了两年,到了1915年大理院才作出裁决:任何店家不得冒用“谢馥春”牌号。裁决之后,有的店家还是迟迟不肯改弦更张,大理院便派人到扬州查封了所有的冒牌“谢馥春”。

  至此,谢箴斋似乎打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宗商标官司。回到扬州,他立即将大理院的裁判书复制后嵌在镜框内,高高悬挂在店堂里。

  质量才是制胜法宝

  “谢馥春”的官司胜了,而那些假冒的仍不甘服输,他们又变换花样,卷土重来。不久,各类冒牌货一下子又冒了出来:距“谢馥春”老店南边仅百步之远的一家香粉店,竟然将“谢”字改为“射”字,店名改为“射馥春”;北边不远的一家香粉店,更是别出心裁伪造一个“榭”字,改店名为“榭馥春”;还有的将原来的冒名“谢馥春”改为“谢复春”、“老馥春”、“大馥春”,五花八门,以假乱真,让人看得眼花缭乱,“谢馥春”叫苦不迭。

  面对这些变相假冒,“谢馥春”真的束手无策了,哪还有精力再去打官司。于是,他们下决心改善经营,提高产品质量,以期在广大用户中赢取信誉。但那些“射馥春”、“榭馥春”、“老馥春”,并不就此罢休,他们也变着法儿耍新招,齐心合力对付“谢馥春”。

  他们的花招之一是不惜血本,压低售价,企图压垮“谢馥春”;花招之二是给小商小贩5%至30%的回扣,推销产品,与“谢馥春”抢生意;花招之三是舍近求远,不在“谢馥春”眼皮子底下做生意,而是挑着担子走村串乡,冒充“谢馥春”的产品,四处叫卖兜售,以牟暴利。这些明里暗里的不法行为,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面对各种不择手段的竞争,“谢馥春”认准了只有不遗余力地提高产品质量,增加花色品种,才能压倒竞争对手。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,终于在1915年美国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,“谢馥春”荣获了银质奖章。从此,“谢馥春”的产品走出国门,香飘异域。而那些大大小小的仿冒店铺对其产品的质量、品种实在望尘莫及,若假冒又易被认出,只得甘拜下风,偃旗息鼓了。

阜阳市商标事务所|阜阳商标事务所|阜阳市商标注册|阜阳商标申请注册|阜阳商标代理公司|阜阳商标代理|阜阳商标注册申请|阜阳商标申请|阜阳商标注册|阜阳商标注册代理|阜阳注册商标|阜阳专利申请|阜阳创美专利事务所|阜阳知识产权公司|阜阳商标转让|阜阳创美商标事务所|阜阳创美商标|阜阳创美知识产权公司|阜阳创美知识产权|阜阳专利事务所|阜阳商标申请代理|阜阳商标注册查询|阜阳商标代注册|阜阳市注册信息查询|阜阳软件著作权登记|阜阳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|阜阳商标国际注册申请|阜阳专利申请代理|阜阳软件企业申报|阜阳商品条形码申请|阜阳条形码申请|阜阳条形码注册|阜阳代办京东商城入驻|阜阳代办淘宝企业店|阜阳代办天猫入驻|安徽条形码申请|阜阳商标转让网|阜阳代办入驻淘宝企业店|阜阳双软认证|阜阳软件产品登记|亳州商标注册|安徽商品条形码申请|安徽省条形码申请|安徽商品条形码注册|阜阳商品条形码注册|阜阳作品版权登记|阜阳商标续展申|阜阳商标代理注册|阜阳商标变更|阜阳商标驳回复审|阜阳代办质检报告|阜阳高新技术产品申报|阜阳高新技术企业认定|阜阳科技查新报告|阜阳科技项目申报|临泉商标注册|太和商标注册|阜南商标注册|颍上商标注册|界首商标注册|亳州商标注册|利辛商标注册|蒙城商标注册|临泉商标申请|太和商标申请|阜南商标申请|颍上商标申请|界首商标申请|亳州商标申请|利辛商标申请|蒙城商标申请|临泉商标注册查询|太和商标注册查询|阜南商标注册查询|颍上商标注册查询|界首商标注册查询|亳州商标注册查询|利辛商标注册查询|蒙城商标注册查询|临泉商标注册申请|太和商标注册申请|阜南商标注册申请|颍上商标注册申请|界首商标注册申请|亳州商标注册申请|利辛商标注册申请|蒙城商标注册申请|临泉商标注册代理|太和商标注册代理|阜南商标注册代理|颍上商标注册代理|界首商标注册代理|亳州商标注册代理|利辛商标注册代理|蒙城商标注册代理|临泉专利申请|太和专利申请|阜南专利申请|颍上专利申请|界首专利申请|亳州专利申请|利辛专利申请|蒙城专利申请|临泉专利注册|太和专利注册|阜南专利注册|颍上专利注册|界首专利注册|亳州专利注册|利辛专利注册|蒙城专利注册|临泉条码申请|太和条码申请|阜南条码申请|颍上条码申请|界首条码申请|亳州条码申请|利辛条码申请|蒙城条码申请|临泉条形码申请|太和条形码申请|阜南条形码申请|颍上条形码申请|界首条形码申请|亳州条形码申请|利辛条形码申请|蒙城条形码申请|临泉条形码注册|太和条形码注册|阜南条形码注册|颍上条形码注册|界首条形码注册|亳州条形码注册|利辛条形码注册|蒙城条形码注册|临泉商品条形码申请|太和商品条形码申请|阜南商品条形码申请|颍上商品条形码申请|界首商品条形码申请|亳州商品条形码申请|利辛商品条形码申请|蒙城商品条形码申请|